既见树木,又见森林

一个领域在经历足够长时间的沉淀以后才会形成非常系统的教学体系来保证其延续性,比如篮球、围棋、钢琴等领域已经伴随教学活动的出现达百年之久,教学体系也非常完善且多样性,像当今的NBA篮球联赛水平、100米短跑等领域已经在挑战人类极限,这些无不与先进成熟的教学体系有关。

回首中国的艺考历史,当今在世的艺术名家中有一大部分是文革后恢复高考开始出现的,那么假如从1977年开始算起,艺考只有40多年之久的短暂历史,而产业性的艺考培训的出现细数不过20载春秋。这难以形成积累,也正是艺考教育面临的挑战,去挖掘教学里的关键点,找出制约学习绘画的痛点显得尤为重要,而这也大有所为。

所以定义艺考培训的概念应非简单的教学活动,而是紧凑的老师与学生的教学交互、素质与应考的有机结合、知识陈述与知识转换的观念转变,唯有这样才能不断的增长学生的知识,精进学生的道术,并在具有竞争性的应试中取得良好的成果。

绘画学习其实是一门非常讲究技术性、操作性的的科类,首先不应该把它等同于艺术,不然这会让学习绘画的人好高骛远,这会害了他们。其实我认为学习绘画与学习走路、学习说话无异,有些人最终讲话讲的非常艺术,那些T型台上的模特走秀走得也非常艺术。所有门类在掌握了正确的练习方法以后付诸足够的练习量都可以熟能生巧,将一件事做的非常艺术,假如我们这样理解绘画学习,其实绘画就不那么神秘,也变得容易找寻其学习规律与路径。

绘画学习同样注重学习方法,但更关注学习效果,这其实是道与术的关系。有道无术术可求,有术无道术为止,其实在学员参与集训的初期尽管好的基础对后面的学习有非常好的促进作用,但我们并不十分看重学生当时的绘画水平,除非从小受到良好扎实的基本功训练,倘若不是,其实我们看他们都是同一起跑线。相反我们更看重学习方法的培养,完整人格的引导。因为有了良好的学习方法一切都会迎刃而解,水到渠成,同时良好的心态便是一个保证。也正是这样,我们总是抓住一些机会来教育学员,完善学员对于自身完整人格的建立,这个意义才是教育要做的,也是必须要做好的,不然艺考培训便真的流于硬生生的应试教育,那些坚硬、刚性的无理要求会束缚住他们,我们不要他们千篇一律。

我们经常要求专业老师管住学生,当然这个管住不是吼住,而是一种敬畏老师与信任老师的两重要求。其实做个厉害的老师真的不简单,察言观色、心理感知、良好的攻心术、清晰自信的表达、自律、规划时间、专业过硬、分解整合课程...因为少一项能力就丧失管理、教育某一类学生的能力,所以我们不光看重老师的专业水准,同时也特别看重他们的管理沟通能力,不然任何好的教学都难以实施从而付诸东流。高效的指导者懂得成功的训练体制一定还包含什么,而且能够在必要的时候调整它,以满足单个学员的需要,这也是教育要关注到每一个孩子的内在要求。专业老师理应像一个强有力的将军,带领自己的学生打好一个又一个漂亮的战役,那些胜仗的背后是一个又一个的模拟演习,那些小战术那些大战略,都是在一次次的刻意训练中逼迫学员走出舒适区,走近更优秀的自己。所以有时候我们甚至在这个意义上比家长还要望子成龙,因为一个集体共同面临挑战,会不那么局部考虑一个孩子的痛,我们坚信他们可以做到,我们也恳求家长配合老师的要求,因为孩子迟早要离开父母的,在离开前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让他们变得强大。

假如艺考培训只是教给学生怎么画画,我想我不会选择这个行业,因为这些不是教育,太狭隘,太局限,只见树木而不见森林。《中庸》里讲“尽精微而至广大”,是讲修身的,而这句话如今成为中央美术学院的校训,可以看出精进画术与修身是分离不开的。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他们在这个重要的年龄能更深刻的体验学习画画的过程,享受得到后的内心富足,让他们成为一个尽精微而见树木,至广大而见森林的的人,抚育他人,惠及时代。

 

图片关键词

 


首页
联系电话
QQ客服